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蒋山青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法国艺术媒体与评论界--论蒋山青

--论蒋山青

2015-03-04 13:58:51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AnneFOSTER/安娜o福斯岱尔
A-A+

  Ladensitéd’unerespiration

  呼吸的密度

  YvesKOBRY(伊夫o科布里)

  中国传统绘画与西方绘画无论在对可感知世界的把握,还是在主宰它们的精神和使用的技法方面两者是如此的遥远,如此的陌生,以致无法在不落入人为造作或抄袭,也即不使艺术失却诚实与真实性的情况下对它们进行综合。然而,这恰恰也是蒋山青这位文人,这位书法家以大师手法所因应的挑战;他受纯水墨画传统的熏陶,并成为水墨大师,出色地摆脱常规,消化吸收了西方抽象而却又不堕入模仿的巢穴。

  事实上,蒋山青玩的是多种格调的组合;这是他的风格独特性和他的创作多样性的原因之所在。从祖传的中国书法艺术中,他掌握了简练﹑落笔迅速﹑动作精确﹑线条活跃和富于表达力量以及符号在空间中的平衡。从西方抽象绘画中,他记取了构图感﹑图案的抽象﹑非形象处理﹑意外与偶然游戏以及色彩的引入。

  然而,至少是从他新近的作品来看,他的灵感的源泉是自然。不是自然风景,而是一种形态繁多的﹑变动着的﹑麋集的自然;他截取这种自然的生命力,抓住它的呼吸。在某些画作里,植物参照-诸如:竹子﹑水生植物﹑桑树﹑千金榆等-依然可见,但其剥离和孤绝状态则能激发沉思;在其它作品里,则是令眼光迷失的线条的错综复杂和形状的流畅性把观赏者拉入无垠的梦境之中。艺术家对自然有一种近景的﹑详尽的感知:这儿是树干的条痕,那儿是树枝的碎片﹑树叶的叶脉或者是皮层的结构,仿佛他试图抓住自然生命力隐藏的深层含义。另外,某些作品则象一个显微镜下的幻象,令人想起一个神经细胞的支叉或者一个微生物培养体。

  从不复制自然,但任凭自然侵入,以更好地传递自然的暗示性威力。从视网膜视觉出发,经过内心视觉按时下精神情绪对其进行转变和演绎,并借助于技巧和获得的经验对其进行表达。作品的强度和真实性均产生于这种相互作用。

  无论从藏匿于作品中的精神,还是从使用的技巧看,蒋山青的画是地地道道的中国画;然而,对于一个西方人来说,它却又并不完全陌生;因为,它能令他想起20世纪的某些抽象艺术家。首先是因画面活力和错综复杂几乎无法梳理的线条网络而让人想到杰克逊o波洛克(JacksonPOLLOCK);人们也会想起弗朗茨o克莱恩(FranzKLINE)和亨利o米肖(HenryMICHAUD);他们曾受中国书法启发,在未用过的画布上或在白纸片上勾勒一些虽无含义但却象汉字的优雅形状。人们会想起在纸上涂满在水彩底色上自由飘扬的﹑表面上象生物形态的奇怪符号的沃尔斯(WOLS)。最后,人们还会想到抒情抽象派的某些法国艺术家,比如:马松(MASSON)﹑巴赞纳(BAZAINE)或马纳西耶(MANESSIER),他们从自然的抽象出发,通过笔触和着色空间使线条充满活力。

  然而,尽管有些有时纯属巧合的对应与相似,蒋山青的画还是不同于前述艺术家。譬如,与波洛克相反,蒋山青从不使空间饱和,而是让图案在纸质载体上自由飘浮,以此保持其自主与活力。无论构图如何复杂,和谐与平衡来自墨的浓度﹑它的蔓延分布以及使画面得以呼吸的保留空间。无论图案如何抽象,可见世界总是隐约可见,以致它保留着它的召唤能力。与他的某些书法作品一样,艺术家扭曲汉字符号直至其失去意义,但却以音乐和音的方式,保留了它们的暗示力量。

  YvesKOBRY(伊夫o科布里)

  译自:《蒋山青水墨/JIANGShanqing,d‘encreetd’eau》

  area/Descartes&Cie,Paris/巴黎area/Descartes&Cie出版社

  第112至115页/P112-P115

1 2 3 4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蒋山青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