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蒋山青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法国艺术媒体与评论界论蒋山青

2015-11-06 11:47:0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
A-A+

  Vers de fragiles mystères

  走向脆弱的神秘

  Alin AVILA (阿兰·阿维拉)

  蒋山青的作品本身包含了传统的力量,既有知识的力量,又有身份地位的力量:即把艺术家变成一个能与文人等同的特殊人才;而文人和特别人才在中国思想中占居着中心地位;和我们西方文明相比,空间在中国思想中则是另一回事。

  1请啊走?

  空间是一个特殊意义的模型;应当始终重申这一点。空间不是我们的空间;线条则是一些其它决定的效果;它们不分享,不言明边界……;蒋山青所企求的几何是一个对精神有价值的躯体的几何。蒋即便是在勾划我们以为是方格子的形状的时候,也不是对其载体的平面在起作用,因为他把自己变成了一切可能的场所:一块“梦幻的石头”。

  必须具备一种力量,忘记我们的理性参照并与我们的文化顶撞;必须在我们自己身上找回目光的童年-我们唯一的真正财富;这便是他的新近作品为我们所提供的。在这儿,纸画和织物画均以同样方式被创作,并作为一次闻所未闻的旅行建议呈现于人。人们不是说墨来自中国么?但这儿和那儿对墨的使用恰如这两个国家:相互之间截然相反……。在这儿,它通过一种尖锐工具-钢笔尖得到使用。在那儿,人们使用的是柔软的毛笔,并需要通过长年练习掌握手法。

  握钢笔的手须刚劲有力。它与理智中心相关,它的品质是理性的:它们可用精度和清晰度加以衡量。墨和钢笔比任何其它工具更能通过书写雕琢一个意念的语词,并在图画中区分画面,把空间转变成一个明晰的意念。它是反诗性的。

  在水墨画中使用的墨适用于传统画家描绘草图,铺陈主题,然后再通过模仿绘画空间描绘主题。水墨使用只是到了19世纪中叶随着中国水彩画的发现才得到解放;中国水彩画的自由恰好是那些反习俗的年轻艺术家所希望的自由。在中国,墨就像是意义的血。对于书法和绘画,用墨需要整个身心专注,如同武术一样,必须要求一种精神与道德上的驾驭以及手的那种绝非一天就可练就的极大灵巧。

  蒋山青对墨的娴熟把握是花了许多年时间的。它始于印章篆刻研习。没有任何技术能更好地训练手为意念服务;它需要熟谙与汉字随着历史不断演变相关的汉语古文字知识,也即拥有一种博大的文化修养。篆刻印章是与西方的乌银嵌镶匠相类似的一门艺术。手在一块石头的微小空间上可以如狂草飞舞;表面看似最简单不过的一个笔划实则需要付出极大的灵巧。

  蒋山青继续篆刻图章,常常是用于盖在他自己的作品上。依照传统,这是他的落款署名,但他告诉我们,也有的是闲章,那些短小格言的含义既可以引起目光的警醒,也能够导致它的失落。对于不懂汉语语言的人,甚至对于听说它的人,这些红色或淡紫色印章都是造型修饰点。蒋山青从印章使用中保留了印记的观念;在他的某些绘画中,可以发现一条纤细织物带的痕迹。这些黑色或红色的不显眼标志,当它们出现时,与手的动作产生呼应,并使空间获得丰富。

  然而,蒋山青为我们展现的这个空间究竟是什么呢?它为水墨艺术又带来了什么?

  抒情字母派(lettrisme lyrique)  :他的笔墨动作来自文字。作品中有一部分是被遗忘的汉字的演绎。除了知识渊博的文人,谁也弄不清它们的含义。蒋山青玩弄语义游戏,并且书写只具有造型意义的形象诗。

  无限与不确定的空间(espace illimité et indéfini):他的作品的痕迹总是超越纸张边沿的界限。他的绘画动作似乎还在画外继续:他只向我们展示空间的碎片;他向我们泄露了艺术超越我们的目光所感知的界限。蒋山青为我们指出:空间的痕迹在人们视域之外延续,它们可以无限地继续……

  微观/宏观世界(micr·c·sme/macr·c·sme):面对蒋山青的作品,人们可以发问:他讲的是一个无限大的空间,或者相反是一个微观世界?

  艺术家扰乱了观者的视线。人们不禁产生疑虑:他在作品中向我们展示的,到底是天空中的璀璨星座,还是一个水滴中细菌麋集的生活?

  线条人文主义(humanisme du trait):因此,透过其作品,蒋山青指明的是面对世界的人的脆弱地位。与水混在一起的墨酷似从空中俯视的江水海潮的运动。他的手势稍一强劲,人们便可猜出自然的愤怒了。

  透过极其简约的手势,蒋山青把他的作品变成了自然与宇宙神秘的舞台。

  人的神秘。

  Alin AVILA(阿兰·阿维拉)

  译自:《蒋山青水墨/JIANG Shanqing, d'encre et d'eau》

  area / Descartes & Cie, Paris /巴黎area / Descartes & Cie出版社 

  第204至208页/P204-P208

  La densité d'une respirati·n 

  呼吸的密度

  Yves K·BRY (伊夫·科布里)

  中国传统绘画与西方绘画无论在对可感知世界的把握,还是在主宰它们的精神和使用的技法方面两者是如此的遥远,如此的陌生,以致无法在不落入人为造作或抄袭,也即不使艺术失却诚实与真实性的情况下对它们进行综合。然而,这恰恰也是蒋山青这位文人,这位书法家以大师手法所因应的挑战;他受纯水墨画传统的熏陶,并成为水墨大师,出色地摆脱常规,消化吸收了西方抽象而却又不堕入模仿的巢穴。

  事实上,蒋山青玩的是多种格调的组合;这是他的风格独特性和他的创作多样性的原因之所在。从祖传的中国书法艺术中,他掌握了简练、落笔迅速、动作精确、线条活跃和富于表达力量以及符号在空间中的平衡。从西方抽象绘画中,他记取了构图感、图案的抽象、非形象处理、意外与偶然游戏以及色彩的引入。

  然而,至少是从他新近的作品来看,他的灵感的源泉是自然。不是自然风景,而是一种形态繁多的、变动着的、麋集的自然;他截取这种自然的生命力,抓住它的呼吸。在某些画作里,植物参照-诸如:竹子、水生植物、桑树、千金榆等-依然可见,但其剥离和孤绝状态则能激发沉思;在其它作品里,则是令眼光迷失的线条的错综复杂和形状的流畅性把观赏者拉入无垠的梦境之中。艺术家对自然有一种近景的、详尽的感知:这儿是树干的条痕,那儿是树枝的碎片、树叶的叶脉或者是皮层的结构,仿佛他试图抓住自然生命力隐藏的深层含义。另外,某些作品则象一个显微镜下的幻象,令人想起一个神经细胞的支叉或者一个微生物培养体。

  从不复制自然,但任凭自然侵入,以更好地传递自然的暗示性威力。从视网膜视觉出发,经过内心视觉按时下精神情绪对其进行转变和演绎,并借助于技巧和获得的经验对其进行表达。作品的强度和真实性均产生于这种相互作用。

  无论从藏匿于作品中的精神,还是从使用的技巧看,蒋山青的画是地地道道的中国画;然而,对于一个西方人来说,它却又并不完全陌生;因为,它能令他想起20世纪的某些抽象艺术家。首先是因画面活力和错综复杂几乎无法梳理的线条网络而让人想到杰克逊·波洛克(Jacks·nP·LL·CK);人们也会想起弗朗茨·克莱恩(FranzKLINE)和亨利·米肖(HenryMICHAUD);他们曾受中国书法启发,在未用过的画布上或在白纸片上勾勒一些虽无含义但却象汉字的优雅形状。人们会想起在纸上涂满在水彩底色上自由飘扬的、表面上象生物形态的奇怪符号的沃尔斯(W·LS)。最后,人们还会想到抒情抽象派的某些法国艺术家,比如:马松(MASS·N)、巴赞纳(BAZAINE)或马纳西耶(MANESSIER),他们从自然的抽象出发,通过笔触和着色空间使线条充满活力。

  然而,尽管有些有时纯属巧合的对应与相似,蒋山青的画还是不同于前述艺术家。譬如,与波洛克相反,蒋山青从不使空间饱和,而是让图案在纸质载体上自由飘浮,以此保持其自主与活力。无论构图如何复杂,和谐与平衡来自墨的浓度、它的蔓延分布以及使画面得以呼吸的保留空间。无论图案如何抽象,可见世界总是隐约可见,以致它保留着它的召唤能力。与他的某些书法作品一样,艺术家扭曲汉字符号直至其失去意义,但却以音乐和音的方式,保留了它们的暗示力量。

  Yves K·BRY (伊夫·科布里)

  译自:《蒋山青水墨/JIANG Shanqing, d'encre et d'eau》

  area / Descartes & Cie, Paris /巴黎area / Descartes & Cie出版社

  第112至115页 / P112 - P115

  La p·étique du peintre

  画家的诗学

  Lydia HARAMB·URG (丽迪雅·哈朗布尔)

  蒋山青在画纸或花布的纯洁空间里继续着一次奥秘之旅。那手势敏捷而果断,受到身体全部张力的激励。它陪伴获得规则滋养的思维;他不仅了解规则的丰富能力,而且也熟谙使得古老语言的基础变得脆弱的局限性,善于任其完全自由行动,从不破坏手与精神之间完美的统一性。正是在这一戒律之下,他声明承继水墨画的祖传遗产:他熟谙画笔的运用、驾驭和控制。画家很早便意识到石涛大师在17世纪所传授的“一画说”的恰当性;在这后者眼里,“书法与绘画是源自同一根基的两个分枝,要求同样的训练与技巧。”两者都因宇宙气息而光芒四射;而气则为具有自我认识性质的隐喻变体。书写、描绘、绘画需要手势的娴熟,它的敏捷,既属构成性又出乎意料,以及那倾向于飞舞,带着那份轻盈与欢跃、却又在图案确认中不乏坚定的优雅,轻轻擦过纸面。因早熟聪颖被人发现,蒋山青很早便师从钱君陶大师探索他故国中国书画实践的秘诀(蒋山青如今是篆刻学会成员,也是篆刻界的一名杰出代表),并为自己营造了一个专属领域,一个能彰显全部特殊本领的空间。

  最初的学艺把他引向一种聚变语言;对这种语言形态的句法实践以及画家的哲学知识、姿态发展中手势的绩效均有利于他的现代性。自然的活力,无论图案如何抽象,在一种字符的冲动中被整个表达无遗。从他的很快便获得成熟的初期作品起,他就倾向于与无限交融。他的艺术实践旨在捕捉自然的本质。字符的驱逐在那儿扎下了它的根基。记忆与闪电般迅速的即兴创作联手,以展开连续的循环流通,有序地排列成与宇宙节奏一致的不规则线网;束带、象形符号点缀着表面具有暗示性的渍点,使得具象与抽象之间的边界失效;临时的灵感与其是轶事性的,还不如说是暗示性的。对每一形状,都有一种不同的笔触,适合于暗示荷叶、草尖、一棵树的枝干和叶子,其中每一叶脉勾勒出一个根茎,它展开形成蜘蛛网结构,在一个令人目眩的空间里,一个被宇宙气息穿透的巨大空白使它颤抖。一个颤动的网状结构,明亮的、点缀着鲜艳或稀释色彩笔触的稀弄,显露出背景的无限前景。奇妙之物自来于画笔的游荡;它虽不否认中国画的程式,但却向一个崭新世界开放,并随着赋格变奏以及和在无限系列中衍化的色素相配的图形反复而更新。难道这是描绘产生于交织线与不是依照欧几里德式,而是按画家自己神秘的诗学格律跌宕起伏的线状迷津之间的空白?

  蒋山青的近期画作提供了传统与现代性、融入与创造性、界限与动作兴奋之间的完美综合,却从未让人觉得需要与过去的遗产决裂,尽管这一过去已适应于一种不投资相同精神义务的痕迹的现在。诸如,纸浆的缓慢备制,中国纸的使用;他在纸上用心描绘底色以获得一种完美的中性。在这一变成了莫里斯·布朗肖(MauriceBLANCH·T)所论及的文学空间意义上的造型空间的表面上,手势动作的即时性推出一些卷绕松散或紧缩的线条、圆圈、被渍迹中断的斑纹线以及与自然保持精神和谐的带波纹闪光的空间。

  在这种内化景观描绘的适应过程中,手势决定一切方向。一切都被一个单一气息贯通。艺术情感诞生于形式主义的缺席;而这一缺席则因受到绘画原始生命力的阻止。唯有它才能表达以隐喻方式由笔触和墨联姻所演绎的事物的内在本质。一切都在一种形式与精神的和谐渗透中得到调整。从底色中凸现出笔直的或颤抖的、黑白的、带声响色彩的弯曲线,通过使表面空白透气而唤醒对比。画家是罗杰·卡尤瓦(R·gerCAILL·IS)称之为“应当开采的事物的秘密”的“世界秘密”的空白的唤醒者。

  蒋山青在那儿投入了他的全部生命能源。他是自己的语言的主宰。他毫不触犯基本规则地在其自己的空间里展开一本带个人体貌特征的目录。不可缩减至任何团体,不排斥过去,他描绘着被今天的人类价值所推动的世界的非物质坚实性。

  Lydia HARAMB·URG (丽迪雅·哈朗布尔)

  译自:《蒋山青水墨/JIANG Shanqing, d'encre et d'eau》

  area / Descartes & Cie, Paris /巴黎area / Descartes & Cie出版社

  第20至24页 / P20 - P24

  “我认为蒋山青兼备许多才能;我想他属于承继了书法传统的中国主流传统;同时我觉得他的创作又非常个人化,因为他对有数千年历史的中国艺术和西方艺术进行了综合;我觉得除了作品品质之外,这方面他是在步赵无极的后尘;而在我看来,在中国艺术与法国西方艺术的综合方面,赵无极是一种切实的参照。”

  (Jean-R·ch GI·VACHINI/让-罗什·乔法奇尼,巴黎7区ARTHEME画廊经理,2015年1月24日接受法国Cap33 Web TV/航向法国网络电视采访)
 
  “我所发现的是,他是一位传统底蕴极深的艺术家,从他的艺术里人们感觉到他汲取了中国绘画艺术、线条艺术、书法艺术、印章艺术的一切精华,可以感到一种伟大的中国文化;但与此同时,他又是一位完完全全的当代艺术家;他很现代;和所有大艺术家一样,我觉得他又有普世性的一面。当然他是中国人,但他的中国文化,他是透过一个当今画家、一个当代、现代画家的视觉予以表达的。”

  (Brun· DURIEUX /布鲁诺·杜里厄,法国雕塑艺术家﹑政治家, 2015年1月24日接受法国Cap33 Web TV/航向法国网络电视采访)

  “蒋先生基于中国传统,却又超越传统,走向现代性;很有意思的是,透过那极其自然的动作,他达到了一种迷人的活力;其实,整个中国画历来有一种对活力、灵感、虚空、线条的追求;线条又很能引发想象;蒋先生则要比现实走得更远;中国画家曾经是写实的,但中国绘画却不属现实主义绘画,而是一种诗性绘画。现实获得升华、转变,我甚至都想说得到”消化“,与画面隐藏的诗意融为一体。而中国的诗和画通常又连在一起。我想这方面蒋先生也一样,他在作画的时候,他可能会想到诗歌、想到词句、想到展现某一景象……”

  (Michel KING /米歇尔·金,法国全国美术学会主席,2014年"Art Paris巴黎艺博会"上接受法国Cap33 Web TV/航向法国网络电视采访)

  2014年6月5日至12日《巴黎竞赛/Paris MATCH》杂志第132页

  P132, Paris MATCH du 5 au 12 juin 2014

  该文接下来描述了展览的气氛,尤其提到了前来观赏的巴黎和国际名流,其中包括:委内瑞拉小姐、法兰西王室公主Chantal、南斯拉夫公主Barbara、美国影星兼模特Marisa Berens·n﹑法国宪法委员会现任主席Jean-L·uis DEBRE及其女友Valérie B·chenek﹑M·ur·usy亲王;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中非共和国已故博卡萨皇帝的长孙Jean-Barthélémy B·KASSA与中国画家蒋山青作了“长时间的交谈”,他说他喜欢“各种领域的艺术家”!文章的结尾是这样写的:蒋(爷)山青在握了无数双(美女或前美女)之手后,喜笑颜开,说道:“我太喜欢巴黎啦!我在这儿很开心/J'ad·re Paris et j'y suis très heureux!"

  JIANG Shanqing s'exp·se à Dr·u·t

  蒋山青在巴黎DR·U·T(德鲁沃)展出

  DR·U·T (德鲁沃)董事长﹑拍卖估价人Ge·rges DELETTREZ(乔治·德雷特莱)上星期展出了蒋山青的作品。这位在巴黎与北京两地生活的中国艺术家在2014年Art Paris Art Fair巴黎艺博会上曾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蒋山青既慷慨又富于介入精神,他利用这次晚会的机会,将他的两件作品分别捐赠给了法国"罗伯尔·德布雷医院捐赠基金会"和"非洲儿童基金会"这两个令他挂心的基金会。(J.-C.L.)

  《视角/P·int de vue》杂志第72页 / P72,  " P·int de vue "

  JIANG Shanqing

  蒋山青

从6月6日星期五起,下一周的亚洲艺术专卖便在当代艺术领域冒出火星:1961年生于海宁的中国画家蒋山青的十二件作品拍卖成交额达1014 400欧元(含费用)。在单一水墨纸本作品构成的国际排行榜上,复制于右边的这幅名为"XUE ER"的成交价达148000欧元,创下该艺术家的全球记录(资料来源:Artnet)。它打破了"Drizzly"(60x56 cm)于2012年6月2日在保利(P·ly)创下的1265000元人民币(含费用)拍卖成交价。

  《德鲁沃拍卖周报/La Gazette Dr·u·t》第95页

  C·up de c·eur

  怦然心动

  蒋山青的水墨画里那些黑色藤蔓、解体的彩绘玻璃元素以及神秘的字符首先吸引眼球,然后会把观赏者拉入艺术家气韵的蜿蜒曲折之中。因为在提到创作动作的时候,应当谈到气韵这一中国传统绘画的精髓。就在各种形式的造型艺术表达在中国突然火爆的当儿,他(蒋山青)却选择追随张大千赵无极朱德群的足迹(后两位刚去世不久)。不!蒋山青不背弃新事物!他谨慎地将它驯服,将它转变成彩色网纱、闪烁灿烂得象夏尔特大教堂的大圆花窗的交错镶嵌画或者康定斯基(Kandinsky)的即兴画。画家也曾转向马蒂斯(Matisse)和克利(Klee)。浓密程度不一的黑色线条便是明证。这些从西方绘画中汲取的不同元素都与他自己国家绘画传统的数千年笔法密切相关。

  蒋山青,1961年生于浙江海宁,本名蒋启韶,曾师从钱君陶。

  《德鲁沃拍卖周报/La Gazette Dr·u·t》第12页

  作者:Anne F·STER /安娜·福斯岱尔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蒋山青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