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蒋山青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动态】封面人物:蒋山青,将中国水墨行走在法国

2017-09-22 15:21:42 来源:环球人物YOLO精英作者:
A-A+

  “民族的即是世界的”,极具中国艺术特色的水墨运用现代的表现形式,蒋山青用一种世界语言游走在中法两国文化间,让法国人民了解中国的艺术表达,用水墨向法国人民展现中国当代艺术的融合与创新。

2017年1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巴黎总部蒋山青被授予教科文组织70周年纪念奖章

  2017年,蒋山青荣获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法国委员会70周年金质奖章,同时被任命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法国委员会主席顾问,以推进中法两国之间艺术与文化上的合作。此后,蒋山青又与法国著名哲学家、古希腊研究专家、汉学家弗朗索瓦·于连合作,在于连哲学手稿上重新进行批阅、涂改等二次创作,这是一次别开生面的东西方文化跨界合作,在西方哲学家与东方艺术家之间还属首次。巴黎(大皇宫)国际创新艺术双年展,蒋山青与法国艺术联合会主席塞尔奇·尼克跨界合作的陶瓷艺术作品,成为本届双年展唯一获得“活着的艺术”大奖的艺术家。

巴黎(大皇宫)国际创新艺术双年展,法国外交部长艾罗热心于创新艺术

  这种既有传统中国笔墨又有抽象图式的当代水墨究竟有着怎样的魅力与特色?一直在北京和巴黎过着双城生活的蒋山青,在北京接受了环球人物YOLO精英的专访。

  记者:水墨是中国艺术的代表性符号,你的画属于当代水墨,这种作品语言风格是如何形成的?

  蒋山青:我从小开始学的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形式,包括书法、山水、花鸟、篆刻等等,书、画、印是整套的、系统的,与现在的画的形类大不相同,但传统的根基让人受益无穷。在很多年后,我觉得旧的一套形式有桎梏,我们应该强化笔墨精神,无论书法、绘画还是篆刻,作为内核的力量是精神,而不是图示。强化笔墨后把所有的图示抽离后变成了纯粹的东西,笔墨是一种道,笔墨是精神是力量,本身已经成立。

蒋山青巴黎个展

  记者:因为文化历史的差异,东方、西方对美的标准和理解多少也是会有所差别的,如何让西方人喜欢上东方艺术,或者说接受、认可东方艺术,并可以产生欣赏的共鸣,你是否已经寻找到了自己方式?

  蒋山青:每个艺术家创作的作品都必定有其时代的特性,生活影响思维和行为,更不用说艺术家的创作了。更多考虑的是艺术的时代性世界性的语言,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文化的影响和传播是一个渐进过程,不是刻意去强调或要人接受。好的艺术,把个体做得精彩,即会赢得欣赏和赞美,别人接受起来会更加自然。

  比如说水墨,是东方的情调、笔墨、和趣味,但打破了原来固有的模式,展现的是一种自由的境界,不是公式化的东西。自由是人性光辉的点,笔墨的自由,没有条条框框的束缚,体现的是东方的、现代的自由性。水墨是笔道、笔墨中的趣味,心性是其中的主线。艺术的创作是画家个人灵魂完善的过程,尤其抽象艺术更强调艺术本体的纯粹性。

  记者:在一些资料中我也看到,你跟很多文人都有很密切的交流,这对你的艺术创作是否有帮助?能举个例子吗?

  蒋山青:当然。你跟什么人交朋友,你心灵的内容就会变成什么样。和文人交往多了,心灵也更文艺化,对于文学、哲学、历史、艺术的理解会有相互促进,形成了人生方向的主体。文学滋养灵魂,作品中会提升一种黄宾虹老先生说的“润厚华滋”的气息,作品才生动,不至于干涩无趣。

  记者:你如何看待艺术创作与商业之间的关系?

  蒋山青:艺术要做到广为人知,确实需要一定的传播手段来推动。但艺术的好坏与商业的推动是两码事。商业的推动提高的是大家对艺术的认知度,文化的传播力量变得更快更广,这是商业起到的作用。至于商业上的获利,可以一定程度上改善生活质量,与文化、艺术上品质的高低则是两码事。艺术家最重要的责任是把自己的艺术才华发挥出来,这才是最关键的。脑子里想着商业,在艺术的呈现上一定会打折扣的。再聪明、再精力充沛的人也不可能全部兼顾,艺术家要遵循商业规范,但最好还是把精力放在艺术创作,真诚地在艺术道路上不断探索和实践,商业的事情可以交给画廊经纪人和艺术机构。

  记者:这几年,你是在北京和巴黎之间过着双城生活,在这两个城市生活有什么不同的感受?这种感受会体现在艺术创作上吗?

  蒋山青:当然会体现在艺术创作上。北京的创作,以水墨为主;巴黎的创作,油画会更多一些。法国有比较好的艺术氛围,对艺术家很尊重。北京有足够大的地方,可以在画室画很大的画,生活很方便随性。这两年,我写了一本《北京日记》,又写了一本《巴黎日记》,来进行情景互换。

  我只要能够调整好时差,就可以立刻投入创作。我一般一两天就可以调整过来,两个城市整体氛围不同:在北京的时候喝茶多,在巴黎喝咖啡多;北京更轻松自在一些,在巴黎会讲究一些,精致一些。

蒋山青巴黎个展,法国宪法委员会主席Jean-Louis Debré及法国著名影星Marisa Berenson

里斯本个展

  记者:你今年被任命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法国委员会主席顾问,以推进中法两国之间艺术与文化上的合作。作为中法文化交流的使者,对于“文化怎样能够更好地走出国门”你有何见解?

  蒋山青:传统沉淀下来的是一种精神,并非图示。比如八大的鸟、山,简简单单的几根线条,构成了很有趣味的画面,这就是精神的提炼。好的作品需要超越时代的局限,必须提倡创新精神,如果没有创新,都是老一套,千篇一律很容易就让人烦了。创新、变化、有趣味、有新意、有力量的表达本身是一种魅力,容易被接受。

  这是个很好的时代,我们可以走出国门和世界上的艺术家平等交流,只是我们不必刻意展示东方标签。艺术作品自然流露出来的东方韵味,就是与西方不同的文化讯息,文本打开和解读起来越来越有味。艺术家的形象也很重要,自然和自信、谦虚的态度,不必谄媚。去年在威尼斯的一个旧宫殿办个人画展,有人问我:“你画得这么好为什么还很谦虚呢?”回答说:“不够!应该更好!”

  用传统的笔墨,表现现代形式的艺术,强调书法的力量、趣味性,提炼笔道的内涵,创新思维、强化精神,贴近现代审美。通过艺术作品表达,大家都可以看得懂。法国的报纸采访我,问的问题很尖锐,“你是来取代赵无极的吗?”我说,我和赵无极完全没有可比性,赵无极20几岁来到法国,接受了法国的艺术体系的熏陶,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我50多岁来到巴黎,我的艺术风格已经形成,不会因为你们喜不喜欢而改变。时代不同,我也不用和赵无极相比,我对自己并不完全满意,很多东西还在探索还在提高,假以时日相信会更好,越来越好。文化自信才是真正的自信。

 

  记者:你与很多国外的艺术家、哲学家都有跨界的合作,在跨界中是否会碰撞出艺术的火花?有怎样的创作经验和体会?

  蒋山青:艺术家要不断创新,别出心裁。于连哲学手稿给我进行二次创作,以前没有试过,手稿不是宣纸,墨化不开,但这并不妨碍创作。严谨的手稿和自由的挥洒,东方的书画印和西方的哲学手稿,这会有另外一种效果和趣味。于连问我,想怎么画?一开始创作的时候会有犹豫,但过后碰撞出来的东西会意想不到。这种跨界合作将来会更多,比如玻璃艺术、时装展示等。

  记者:你的理想生活状态是怎样的?怎么定义和理解幸福?

  蒋山青:一直在漂泊的过程中,要说哪种生活是向往的,应该是一种没有压力的生活吧。现在压力太大,对自己的作品不太满意。当作品没有新意的时候,我会去写作和旅游。还有很多展览要办,画要继续画,印章还要刻,文章也要写,这样的状态大概要持续三年到八年。做完了之后,我就能放松放松,睡睡懒觉,像张大千先生那样呼朋唤友喝喝酒,看电影听音乐,偶尔讲讲课,写书回忆与老先生们的交往、50岁以后去法国的生活,也挺惬意。

  在巴黎,有些学生来学水墨,为了让更多人喜欢和了解水墨,我把东方的趣味带给他们,让他们也获得这种体验,这其实就是文化的走出去。招学生是免费的,周末他们会来我的画室看我画画,然后他们也画,画完我来点评指导。接下来学生的群体会越来越多,这样很好,我把我们的趣味传递给他们,他们会传递出去,水墨的趣味传递开来,让西方人知道,除了油画还有水墨更好玩,我的目的也就这样!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蒋山青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